摘要:尽管耐药细菌的日益扩散被视为全球最大的威胁之一,但越来越多的制药公司却开始停止对新抗生素的研究。

(德国之声中文网)尽管耐药细菌的日益扩散被视为全球最大的威胁之一,但越来越多的制药公司却开始停止对新抗生素的研究。2016年,大约有100家公司在一项联合声明中表示,将为战胜抗药病菌共同付出更多努力。当时,国际药学协会(IFPMA)成立了一个”产业联盟”(AMR)。据北德意志电台报道,如今,有一半的公司不再参与研发工作。

然而,人类迫切需要新的抗生素,因为细菌对旧药的抵抗力越来越强。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,全世界每年约有70万人死于抗生素的耐药性。

其他研究领域更有利可图

全球最大的医疗保健集团强生(Johnson & Johnson)公司也承认,目前公司已经”不再研发新的抗生素”。去年,行业巨头诺华(Novartis)公司放弃了新抗生素的研发。而赛诺菲(Sanofi)和阿斯利康(AstraZeneca)等大型制药商早在2016年年底便退出了新抗生素的研发行列。

据业内人士的估计,虽然辉瑞(Pfizer)和埃尔健(Allergan)这两大制药公司是”产业联盟”的成员,但是也不再致力于研究新的抗生素。

据北德意志电台报道,制药公司退出新抗生素研发的主要原因显然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。因为与抗癌药物或慢性疾病的治疗药物相比,抗生素挣钱明显要少。特别是它们只能服用几天的时间。而且,只有在所有常规抗生素失去效力的情况下,新的药物才能在必要时投入使用。

工业化养殖中大量使用抗生素

集约化养殖引发抗生素耐药性

德国制药商研究协会(VFA)认为,总的来说研究项目太少。该协会研发项目经理特罗姆(Siegfried Throm)向德新社表示,研发活动停留在非常低的水平。抗生素的抗药性是全球范围内的一个严重问题。

研发需要政界插手

在医疗保健不断改善的基础上,如今德国超过90%的病人使用现有的抗生素药物就可治愈。研发项目经理特罗姆援引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(ECDC)公布的数据说,德国每年约有3,300人死于抗生素的抗药性。在其他国家,这个数字要高得多。因此政界必须在国际层面进一步促进对新抗生素的研究。

研发新抗生素耗资高达数亿欧元。一项产品成功获得批准之后,接下来还有生产、分销和营销等费用。没有其他额外收入的小企业通常无法自行承担这些费用。许多国际业内人士认为,这也是大型公司退出的致命原因之一。